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剧作新闻
《于无声处》演绎国安故事 编剧导演谈创作心得 (2014-9-12) 阅读:753 次

 

命运的悬念是最大的悬念

  现在的谍战剧大多通过设置悬念,情报战与反情报战的暗中较量,来提吊观众胃口。《于无声处》将悬念留给了人物命运,是否会损害谍战剧的品质?

  对此,编剧高满堂说,有的谍战剧为烘托气氛,从头到尾调动音效来营造氛围,他很反感这些东西。“非常初级!生活中的悬念是多种多样的,除了外部情节紧张的悬念,我更喜欢心理学上的悬念,人物的命运悬念才是一部剧最大的看点。”高满堂有些得意,“这个剧的独特气质在于全剧没放一枪,却依然让观众时时为剧中人物捏一把汗。”如何做到不动刀枪也精彩?高满堂举了个例子,“比如大家聊天,门一开,公安进来,你站起来,你有毒品,把你带走。国安呢?大家都在聊天,有一个人泄了密,可能这个人从此就消失了,这种神秘感是很特殊的。”

  说到国安这个人群的独特性,阎建钢深有感慨,“国安是一群什么人呢?他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活过自己,都不是自己的身份,可能一直到他退休甚至死去,都没有立过一个功,他这个案子也没结,为了国家安全,就这么默默地过了一生,这是最大的牺牲。我们要关注的就是这样一群表面普普通通,内心波澜壮阔,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国家的人。”

  “人化”角色而非“神化”角色

  不少电视剧有好的演员,好的故事,却不一定有观众缘。高满堂认为,很多时候是栽在了“表达”上。《于无声处》如何做好当代表达,主创的回答是:与观众坐在同一条板凳上。

  阎建钢认为,不管是当代剧还是历史剧,归根结底都是写人,无非是服装、年代不一样,因为都是要给今天的观众看的,所以当代表达很重要。

  高满堂对此表示认同,他说现在电视剧与观众的障碍是,你来教育我,这种表达是不可以的。具体到这部戏,就是不能神化角色,必须是“人化”!“所以我们以主人公30年的成长为中心,这其中他也犯了不少错误,面临情感的抉择,他是一个人,而不是神。”

  剧中,主人公马东没有脸谱化、口号式的东西,有的是普通人的痛苦,普通人的挣扎,但他必须战胜,必须面对。阎建钢说,谁都不是天生的国安人员,比如马东第一次办案就砸了。作为初出茅庐的“菜鸟”,他经常会被上级训,也有意气用事的时候,比如面对爱情。但国安在执行任务中一定有严明的纪律,要控制自己的情感,有时甚至必须做出抉择。特殊人物的抉择,最终构成了人物的命运是该剧最大的看点。

  高满堂说,我在写戏的时候,视角永远是观众,我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坐在同一条板凳上,他所喜所思所哀所乐,你一定要了解,要不你就一厢情愿。很多优秀导演拍了很多优秀的作品,但后来销声匿迹了,就是因为他们太爱自己了,而忘记了自己是在为谁而拍戏。